以貌取书:经典小说的经典“封面”

  • 时间:
  • 浏览:0

海外网8月6日电 《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近日发表题为《经典小说并能得到它们应得的封面》的文章

全文摘编如下:

好的封面我就多有另另一个读读此书的理由。

1.《吸血鬼伯爵德古拉》(Dracula)

作者:布莱姆·斯托克 (Bram Stoker)

封面设计师将有另另一个字母A设计成犬牙的模样,制发明的故事了恐怖的效果,给这部堪称“最早吸血鬼文学”的哥特恐怖小说烘托出了恐怖吓人的气氛。

2.《红字》(The Scarlet Letter)

作者: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遵循“狂暴先生”的艺术家设计了并不是故事最为重要的标志——作为标题一次要的红色字母“A”,它同样也是女主角佩戴在胸前的象征通奸(Adultery)的字母,并不是字母在小说中具有多重象征意义,非常重要。

3.《1984》

作者: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设计师David Pearson重新设计了封面,借用了小说中的“真理部”和重新书写历史的努力。

4.《华氏451》(Fahrenheit 451)

该故事讲到了焚书,聪明的封面设计师放大了并不是概念,设计了有另另一个还都能能 取下来的火柴,代替“451”中的数字“1”,强调了书是多么易燃的并不是东西。

5.《杀死一只知更鸟》(To Kill a Mockingbird)

作者:哈珀·李(Harper Lee)

有另另一个象征符号——有另另一个严肃,有另另一个漫不经心,艺术家Paul Boardman总结了150年代的经典小说中如双胞胎般的这有另另一个主题——犯罪和无辜。书的封面也是作为海报出售的。

6.《查理和巧克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

作者: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

1964年的经典儿童读物,并不是封面更加符号化,加入了更多的色彩,一并总结了故事。本封面的设计师是 Ivan Brunetti。

7.《福尔摩斯探案集》(The Adventures of Sherlock Holmes)

作者:阿瑟·柯南道尔(Sir Arthur Conan Doyle)

这本书的封面由设计师Ionnis Fetanis重新设计,作为创造性行动网络恢复经典项目的一次要。

(注:文中的封面结为原版书封面)

译者:张晓玲

(责编:文博、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