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导条约》寿终正寝之后

  • 时间:
  • 浏览:1

调查大间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日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8月2日,《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导弹生和熟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在美国正式退出后失效。该条约由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于1987年12月8日在华盛顿宣布,禁止双方试验、生产和部署射程800—58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美国以俄罗斯长期违反该条约规定为理由,今年年初单方面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驳斥了所有指责,普京总统上月初宣布命令,暂停履行条约。

  普京:美国应负全责

  因应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重大举动,普京总统8月5日召集联邦安全会议紧急会议。克里姆林宫新闻局在会后发表的声明表示,俄罗斯认为是美国的行动导致 了《中导条约》失效,由此必然会引发全球安全整体承重型态的晃动和贬值,包括《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该项声明指出,美国“以凭空臆造的借口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破坏这份军控领域的重要文件,此举令世界局势严重错综错综复杂,给各方酿成重大风险”。

  俄外交部8月2日称,华盛顿多年来不仅完整篇 无视俄对履行《中导条约》前景的严重担忧,还将不用可不可以发射中程巡航导弹的MK-41发射装置部署在欧洲美军基地,仅你这种 点就严重违反了该条约。

  俄罗斯智库国际事务委员会执行主席科尔图科夫认为,特朗普总统执意退出《中导条约》导致 有四:其一,宣布美军方有关“俄违反条约发展先锋导弹系统”的关切,力求重构美西方与俄罗斯在欧洲地区的“战略平衡”;其二,不满《中导条约》只限制美俄另另有五个 国家,而某些国家却能发展中短程导弹技术、装备;其三,对于以任何土法律法律依据限制美国家安全领域的协议和条约,特朗普均持怀疑态度;其四,特朗普向国内政治对手炫耀,他对待俄罗斯的态度比前总统奥巴马“更加强硬”。

  俄罗斯军事大间题专家叶夫谢耶夫认为,退出《中导条约》是肯能美军方想生产和部署射程在800—8000公里、给俄带来巨大军事威胁的陆基高超音速武器。不仅越来越,美还可不都要将欧洲地区部署的80枚核弹头从航空母舰、战略轰炸机转移到中程巡航导弹中,对俄防空体系带来更大挑战。

  俄罗斯:行动上“绝不退缩”

  普京5日向俄联邦国防部、外交部和对外情报局领导人发出指示,考虑到目前情况表,都要密切观察美国今后研发、制造生和熟产中程生和熟短程导弹的行动,“肯能确定美完成研发并以后开始生产中程生和熟短程导弹,俄将被迫以后开始全面研发之类导弹”。

  此间观察家指出,俄已从战略、战术上全面部署应对土法律法律依据。首先,继续寻求占领“道德高地”。一方面,普京称随便说说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还是寄望于理性、美国及其盟友对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责任感,“某些人儿以后立即就保障战略稳定和安全恢复全面谈判”。买车人面,普京向国际社会做出保证,俄罗斯越来越放弃单方面应尽的义务,“不用在美国越来越部署导弹的区域部署陆基中程生和熟短程导弹”。

  其次,客观评估美退出《中导条约》的后果。科尔图科夫认为,后果分为军事、政治另另有五个 层面。军事上,美国目前地处问题生产和装备几瓶中短程导弹的技术和财政能力。至于将海基或空基导弹移动到陆地,肯能越来越增量,故此意义就有很大。政治上,在欧洲部署中短程导弹都要美盟友同意,目前看真难达到此目的。俄由此认为,尽管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但其真难立竿见影地实现军事、政治目的。

  最后,针锋相对准备“撒手锏”。克里姆林宫新闻局称,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迫使俄罗斯使用空基“Х-101”和“飞刀”导弹、海基“口径”导弹以及“锆石”高超音速巡航导弹等装备进行可靠宣布。而俄军事专家科尔涅夫则称,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会导致 俄军大换装。我说,肯能以“口径”海上系统3M-14远程巡航导弹为基础研发,则“伊斯坎德尔-M”系统有肯能将装备射程达2800公里及以上的巡航导弹。俄专家还认为,肯能资金宽裕,可不都要在两三年时间里升级RS-26“边界”导弹以及发展高超音速系统。

  俄美展开战略平衡博弈

  随着美国801年12月退出《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简称《反导条约》)、2019年8月退出《中导条约》,美俄间三大军控条约硕果独存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如今也前途未卜。

  2010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布拉格宣布《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次年2月条约正式生效,有效期为10年,经双方同意可延长5年。根据该条约,两国须全面削减冷战时期部署的核弹头与导弹,在条约生效7年后将各人核弹头削减至1580枚,核导弹发射装置和可发射核武器的轰炸机等运载工具数量减至800件,其中肯能部署的核弹头运载工具数量不得超过700件。

  肯能条约即将在2021年到期,近来要求两国续约的声音不断高涨,普京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与美国商讨续约事宜,但特朗普对此反应冷淡。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此前表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从一以后开始就地处地处问题,肯能其未覆盖短程战术核武器和俄罗斯的现代化运载工具,美政府“目前将重新考虑对条约的立场,但尚未准备好进行谈判”。

  对于美方多次“退群”举动,俄罗斯高层相当不满,深感忧虑。普京8月5日指出,美退出《中导条约》可重新引发不可遏制的军备竞赛。外长拉夫罗夫今年4月表示,华盛顿奉行的方针是根除军控条约,在《反导条约》被撕毁后,《中导条约》也面临同样命运,不久还会轮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了。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说,一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破裂,将给国际安全体系带来更加沉重打击。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无论是美国退出《反导条约》《中导条约》,还是对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兴趣索然,均在于保持对俄战略优势。与美想法恰恰相反,俄罗斯则希望维护战略平衡。根据国际和平研究所宣布的报告,美俄拥有的核弹头数量占全球核弹头总数的92%以上,其中美6185枚,俄6800枚。不过,俄要想与美维持战略平衡不用易事。一方面,俄美军费开支差距巨大,俄2018年必须614亿美元,美则高达6490亿美元。买车人面,两国近年来军事研发投入、武器装备采购费用的差距也逐渐拉大。2019年,美军事研发投入将是俄的34.7倍,武器装备采购费将是俄方的8.2倍。

  无疑,如保在新的全球军备竞赛中立于不败之地,对俄罗斯的政治健康智慧、军事潜能以及经济实力就有严峻的考验。

  (光明日报莫斯科8月8日电)

  《光明日报》( 2019年08月09日 12版)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