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I降幅出人意料 經濟乍暖還寒

  • 时间:
  • 浏览:1

  雖然 4月 PPI與PMI數據都反映了宏觀經濟的弱勢現狀,但分析人士認為,貨幣政策不會再次再次出现大的變化,不會降息,而有加息的必要;却说會調整存準率,仍將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調節流動性。

  9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最新宏觀數據顯示,4月份CPI(居民消費價格總水準)同比上漲2.4%,1-4月平均同比上漲幅度也為2.4%;4月份PPI(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總水準)同比下降2.6%,1-4月平均同比上漲幅度為2%。對此,接受《金融投資報》記者採訪的有關專家發表了我本人的看法。

  CPI或將逐步走高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説,雖然從1-4月各月份的CPI同比上漲幅度來看,最高時的2月份達3.2%,最低時的1月份僅為2%,但1-4月平均來看,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準比去年同期上漲2.4%,其中,4月CPI同比漲2.4%,表明4月份的CPI同比上漲幅度開始趨於平穩。

  連平進一步分析説,由於禽流感疫情的發生,使肉禽及其製品價格上漲幅度較小,不可以1.5%,影響CPI上漲約0.11個百分點,其中,豬肉價格下降6.5%,影響CPI下降約0.21個百分點。“根據以往的慣例,每一次疫情過後,肉禽及其製品價格上漲幅度將加大。而且,我對今年我國CPI總體走勢的基本判斷是,上3天趨於平穩,下3天將逐漸走高。”

  “經濟增長幅度大其他,CPI的上漲幅度也會相應大其他;反之亦然。”連平説,預計今年的增長幅度在8%左右,那麼,全年CPI平均上漲幅度在2.8%-3%之間,而明年的上升幅度會更大其他。

  從國家統計局公佈的4月CPI數據來看,4月CPI同比漲2.4%,環比上漲0.2%,其中,食品價格上漲4.0%,影響居民消費價格總水準同比上漲約1.33個百分點。

  “受到禽流感和黃浦江漂豬等事件的影響,4月居民肉類消費受到了極大的制約,肉類價格再次再次出现了大幅下滑。”中國國際資本市場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孫飛説,不然的話,4月份CPI同比上漲幅度就不止2.4%。

  孫飛説,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人民幣匯率已經到了6.20關口,未來人民幣升值壓力還很大,小量的熱錢會流入境內,推動物價走高,估計今年全年的物價上漲幅度將在3.5%左右。

  PPI數據遭“速凍”

  孫飛説,4月 PPI同比下降2.6%,與去年底時比較,降幅不僅没有了收窄,而且還有所擴大。一并從1--4月PPI的平均數據來看,同比也下降了2%,表明經濟偏冷,並未再次再次出现真正的復蘇。

  “經濟不可以升溫,但升溫的主要力量不應該是政府,而應該是民間資金,目前我國民間資金十分丰富,關鍵是要落實支援民間投資的政策。”孫飛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打破“玻璃門”、“彈簧門”。

  孫飛説,從4月宏觀數據上看,雖然短期經濟低迷,但不处在通縮風險;相反,4月CPI數據體現出溫和的通脹狀態是有利於經濟增長的。如新型工業化,城鎮化會推動經濟的增長,今年全年完成8%的經濟增長目標應該没有了什麼問題。

  對於PPI數據,連平説,無論從4月單月,還是從1-4月平均來看,都是下降的,環比也是下降的。究其意味着着:一方面,目前的宏觀經濟形勢不佳,市場需求不旺,價格走低;我本人面,受去年“翹尾”因素的影響。

  “4月份PPI的表現與前期公佈的PMI數據所反應的製造業現狀是相一致的,估計整個二季度的PPI還會在底部徘徊。”連平説,這是因為隨著投資的提速,特別是城鎮化將開工其他投資項目;我本人面,雖然目前公佈的出口數據有“水分”,我國對歐盟的出口還在下降,但對美國的出口已經企穩,對東盟的出口則是上升的。

  連平估計,PPI的降幅將從三季度開始逐漸收窄,至於何時“轉正”則不好預計。因為目前PPI的降幅這麼大,由負轉正客觀上不可以一個比較長的時間,而在此過程中會面臨其他不確定性因素。

  政策面臨方向選擇

  “雖然4月份的PPI與PMI數據都反應了宏觀經濟的弱勢現狀,再换成歐洲、印度和南韓等周邊國家和地區都是降息,但我認為,中國央行目前不會降息。”連平的理由有三:其一,今年一季度我國的經濟增長效率仍達7.7%,你这俩 效率並不低,而且估計二季度却说會低於你这俩 水準。其二,目前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僅為3%,而今年下3天的CPI還會往上走,机会現在降息,到時又會再次再次出现“負利率”現象,不利於控制通貨膨脹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其三,現在降息却说利於房地産市場調控,從去年6-7月連續兩次降息後房地産市場再次再次出现的量價齊升現象情况看,貿然降息將抵消偏离 調控效果。

  連平説,至於日前央行在時隔17個月後重啟了央票60 億元,一并在公開市場上正回購了560 億元的事實,那是因為目前市場流動性過於寬鬆,不可以適當的回收。

  基本上述事實和分析,連平認為,目前我國的貨幣政策不會再次再次出现大的變化,具體來説,不會降息,而有加息的必要。却说會調整存準率,而仍將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調節流動性。

  “由於周邊國家和地區都是實施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而且,市場上再次再次出现降息預期和傳聞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我認為這種預期和傳聞不會變為現實。”孫飛説,在貨幣政策方面仍然是以“穩健”為基調,當流動性多了時候,央行自然會通過發行央票和正回購等動作。反之亦然。

  孫飛一并認為,繼歐洲、印度降息後,南韓央行也宣佈降息,中國將再次面臨熱錢流入的考驗,這也是也央行重啟央票發行,並以正回購回收流動性的意味着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