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油灯,在我的童年摇曳

  • 时间:
  • 浏览:0
摘要:住在巴黎二十来年,很少遇到停电,今晚,总是 来了一下整栋楼停电,家中没人备火烛,只好用手机照明。此刻不由得想起早年在家乡青田点的洋油灯。

  住在巴黎二十来年,很少遇到停电,今晚,总是 来了一下整栋楼停电,家中没人备火烛,只好用手机照明。此刻不由得想起早年在家乡青田点的洋油灯。

  在记忆里,邻居家的洋油灯,下面厚玻璃油瓶,上头薄玻璃灯罩,底下是铁皮做的精致的,拖着白棉纱灯绳的灯芯坐,整个的样子是既明快又漂亮。再往好里形容,可不还还可以 说是青花瓷瓶般的价值形式,曲线玲珑的身躯,整个也不婷婷玉立的蛮腰美女,我不想百看不厌。

  美女,是个透体的美女。透明的胸腔里枕着浑圆的小山丘,山丘的顶头张着可爱的小嘴,吐出乳白微红的小火苗,光亮而又迷漫,我不想带着美妙在幻境里漫游。

  现在的电灯,太过强烈,太过直白,让一切都原形毕露,一清二楚,没人给人留下可不还还可以 想像的空间。

  电灯强烈,也强大,早就把洋油灯赶出了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歌词 都 现实的生活空间。若果邻居邻居家,还有一盏洋油灯,会把它擦的锃亮,中放去案头,当艺术品欣赏。

  欣赏它,也不在欣赏其他人的童年,可不还还可以 尽情的回想有有哪些个寒冷的闷热的凉爽的一个多多个半半夜所趋于稳定在邻居家简陋小屋里的事——阿婆逗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歌词 都 孙子孙女玩,爸爸给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歌词 都 讲故事,妈妈总是 催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歌词 都 早点睡……更多的还是独自在灯下看书做作业。

  那是六七十年代,在家乡还没人电灯,更没人电视机、收音机,外面的街道上没人路灯,夜间少另一个人走动,更没人现如今这般霓虹灯下的喧嚣……没人声音的半夜,可不还还可以 了原来该有的安静。

  此刻,拨亮可爱灵巧的油灯,在清清亮亮、晃晃悠悠的灯光里,做完作业,看连环画,画画,折纸……有哪些可不还还可以 想做了,就以手托腮帮,眼睛傻傻地瞪着变幻莫测的小火苗,任意地遐思神想……

  很怀念那时那样的半夜,没人电视电脑,网络游戏,手机短信有哪些的诱惑和骚扰,有的也不一盏明明晃晃的小油灯陪伴,无论大人小孩都能心满意足,自寻其乐,更难得是一家人在那样的半夜,显得多么的和睦温馨多么的宁静安详!

  难怪在吃得好穿得好的今天,住在宽敞明亮的房舍里,还在一个多多劲地思念过去陋室里的小洋油灯,思念那种不富裕,简单而容易满足的日子……

  靠近油灯,会微微地闻到辛辣中带着血块幽香的煤油味,那种像口含橄榄一样的淡淡的中透着清甜的味道,至今清晰的留在记忆里,似乎在谁能告诉我,人生就原来的:有心酸可不还还可以 淡淡的。酸甜淡淡的都尝到了,才明白生活原来没人,人生原来没人,还是满足就好!

  童年的那盏洋油灯,摇曳的光亮,闪耀在我记忆里,没人随着流年匆匆的流失而消失。童年的洋油灯,在脑海里浮起,会在心中点亮,带给我不仅是光明,还有温暖和能量,我可不还还可以 在满足中把当下的每一天过得更加潇洒自在!(来源:欧洲时报周刊 作者:董选勇)